Mindon.IDEA

Air off, Mind on ~ / Javascript+Golang, Sci, Health… /

在地铁出口离世的年青女子

两个星期前的周一(2月17日,2014年)的上午10点29分,在我居住的地方南边约5公里,靠近海边的地铁站——水湾站C出口,一位年仅35岁的未婚女子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

一个留英归来在IBM工作的女子生命逝去,其父母已年迈七八十,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心酸、心寒、心痛的悲剧。

女子从倒下到专业救护人员到场,经历了50分钟左右,得不到及时抢救是丢掉性命的关键。

又一条宝贵的生命就这样离去了,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反思呢?

从一个程序员的角度,是系统出故障了,对于这样的状况失去了修复能力。

人类社会,作为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应该具有高度的自我修复能力,就如人类的身体本身一样。

虽说人类的科技能力已经发展飞快,但是女子身上的手机救不了她的性命,随身带者的笔记本电脑也没有任何帮助…

系统故障在于,没有作出最快最有效的能够救助女子性命的响应。附近没有可提供救助的服务,可能有(据说附近20米左右有一间中医理疗店)但获取需要救助信息的人没能有效并及时地把需要救助的信息带到可能提供救助服务的点。

救助信息传到120救助中心,救助人员到达中间过程消耗了30分钟以上,这中间对于出现状况女子的生命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至关重要的。

理想的救助系统响应应该是怎样的呢?

  1. 女子倒下,马上激活周边目击行人;

    这次事故中,激活救助行为是在3分钟的点,响应迟钝。

  2. 目击人群可能能力:a)普通人:传播需要救助信息到救助服务点;b)半专业人士:提供有利于救助的即时帮助;c)专业人士:直接提供救助。

    事故3分钟时才激活目击行人,开始传达需要救助的信息,信息从行人通知到地铁工作人员到来花了3分多钟,从地铁工作人员汇报到到达120估计也花了若干时间,中间没有任何有利于救助的措施:遮垫(风大,气温寒凉)。

    系统缺乏响应处理素质和效率。

    要避免类似事故,需要从基本教育、社区、公司/集体等多方面普及急救常识,技能和意识。

  3. 专业/半专业救助网络:120救助点不应限于大医院,应包括社区诊所、具有医学知识和服务能力的服务机构,如理疗店铺。周边居住的专业医务人员等等。

    系统这块完全分散,没有整合成网络。

  4. 专业救助效率:救助网络应该对求救作出网络式响应,最快救助服务提供点优先响应,最有效的救助服务提供者同时响应。

系统如果具备这些能力,这位年青女子不至于如此轻易就失去宝贵生命。然而现实是,对比各种繁复的流程和规章制度,生命好像都没有那么重要。

类似的状况如果出现在我们自己身上,依旧不能避免悲剧的可能。因为,目前的社会系统并不具备有效救助的能力。

我虽然简单从一个学过CPR的同事那了解过CPR,但是我也不敢贸然提供救助行为。因为我刚知道这个悲剧的时候,心想就没人把她扶一下躺平——随后了解急救知识之后,把自己吓了一跳,有呼吸的情况下最好让需要救助者侧卧,避免窒息。非专业的普通人不要随意实施救助行为是正确的,但一定要即时拨打救助电话,或就近寻求可能提供救助的人。

另外一个反思点:人们在以过度消耗自己健康和生命的方式在工作,有些公司还在强化这种观念,这也是促成猝死年轻化的根源之一。

心肺复苏术 CPR 基本步驟:

: 周围是否存在危险因素,危险因素是否排除?

确认伤患状况

1)确实是否还有意识和反应:在伤患旁呼唤,同时拍其肩部;

2)确认呼吸是否正常;

求救

1)若周边没有人,大声呼救;

2)即刻自行或叫旁人拨打求救电话 110;(台湾119,美国911)

(若为溺水/创伤/中毒/8岁以下小孩,又无旁人时则做CPR 两分钟后再电话求救)

C-A-B 循环

Circulation 胸部按压促进血液循环

Airway 打开呼吸道

Breathing 吹气供氧,提供人工呼吸

重复以下步骤:C 30次,A,B 2次

一直重复3个步骤直至伤患有呼吸或专业急救人员到达。

C: 30次按压: 掌跟重叠,手肘打直,以身体力量按压两乳之间的胸骨;约100次/分钟,深度5公分恢复原位;

A: 清理气道:压额抬下巴,检查并保证喉咙通畅;

B: 2次吹气:压额手捏伤患鼻孔,往口腔吹气至胸腹有上升,松开鼻孔;再重复一次。

自我CPR自救

IBM;心肺复苏术;水湾站;CP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