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on.IDEA

Air off, Mind on ~ / Javascript+Golang, Sci, Health… /

Justice and Responsibility

哈佛Michael Sandel教授的《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第一堂课就给全世界的道德和正义带了一场思考风暴。其中最为经典的争议和疑惑就是下面的两种场景:

1)假設你是一個火車駕駛員,而你駕駛的這輛車正快速在軌道上行駛,時速六十英里,而在軌道盡頭有五個工人在工作,你試著想要煞車,但卻做不到,你的煞車失效了。你感到十分緊張,因為你知道,如果你撞上這五個工人,他們必死無疑。假設這是一個確定的結果,因此你感到非常無助,但接著你發現右邊有條岔路,而那條岔路底只有一個工人在工作,你的方向還可以控制,車輛還可以轉向,可以轉向岔路,撞死一名工人,但閃過五名工人。

2)這次你不是火車的駕駛員,你是個站在橋上的旁觀者,你正觀察著鐵軌上的狀況,軌道上來了一輛火車,軌道的盡頭有五名工人,煞車同樣失靈,而火車正要撞死那五名工人,由於你不是駕駛員,你覺得非常無助,直到你注意到旁邊有個人,在橋邊站著一個非常胖的人,你可以推他一把,他會掉落軌道,正好擋住該輛車,他會死,但他的犧牲可以救那五個人。

不管是哪中场景,如果作为决策者,你的决策是什么?为什么?

其实决策之所以引起很大的争议,是因为大家无意中忽略了责任的问题,而转向道德或者正义方面考虑。但是,对于事故来说,责任的承担才是公正的核心。道德的判断在某些情况下是盲目和片面的。

看一下第1)种状况分析图:

同样从责任角度再来看第2)种情况:

可以看出,其实两种情况下责任分布是没有差别的,唯一的区别是决策者是不是事件的直接涉及者:1)是无法脱离干系的司机;2)是外部的旁观者。这个区别并不会改变原有的责任分布状况。

可能的争议其实是在责任承担代价的动摇上:那5个人的过错要不要用性命去承担的问题,或是决策者为了降低责任代价而采用牺牲1个无责任的人的性命?

如果换一个场景:5个人同时开枪枪杀了1个无辜的人。判决5个人死刑是很自然的“法律”决策者的选择,虽然这样也无法挽救那1个失去性命的无辜者。

区别是:这种情况下5个人是直接责任人,而上面的场景5个人和另外1个人之间并没存在任何责任关联,如果决策者选择了A方案——牺牲1人挽救5人,责任关联也只是在决策者和失去性命的1人之间建立的。

根本的问题在于我们过度采用了经济领域中的成本也就是代价理论,而不是责任承担来做判断和选择。要让公正和道德健康正面地发展和发挥其正面作用,责任承担才是社会最需要关注的点。

类似争议的根源也就是忽视了责任承担的关键点。

当然,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靠责任追究来解决的,譬如工作中关键就在避免问题的发生和解决问题,即使要追究责任的目的也是在此。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