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on.IDEA

Air off, Mind on ~ / Javascript+Golang, Sci, Health… /

搬家@深圳

BlogMS original blog key: 1001155124, blog id: airoff History stat: 浏览/评论:342/5 , 日期:2006年4月8日 22:48

2000年毕业时来到深圳,匆忙租了一处房子,在白石洲的未来时代后面没多远。那是一栋私人新建的楼房,记得象是6层的,每层只有两套房子。我租的是一房一厅的,月租650,就在大路旁,挺方便的,房东就住在顶楼,一楼是租出去做生意的,所以安全方面也是不用担心的。当时,刚开始上班,加上只身来深圳布置自己的生活,微薄的薪水在第三个月才让自己透过气来。其实那段时间基本都是盼着月底放粮的日子的。第一个公司对大家都非常好,在那感觉真有点家的味道。有时候工资单没发下来,工资都提前一个星期存到卡里去了,对于仰望月底过日子的我来说,那真是绝顶的好事情了。

那时候打地铺,懒得买床什么的,报纸加凉席就睡在小房间里了,夜晚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无聊得很,只有大学时候用的收音机和几本书作伴。厅呢就用来作为健身房了,活动活动;厨房的作用也只限于烧水煮面。因为是一个人住的一房一厅,所以当时公司新来的男同事没找到地方住的,就到我那先住着,慢慢找,对于我来说也有人可以聊聊天、减轻一下经济负担。

后来,他们都找到更好的住处的时候,我就恢复了自己的健身房加地铺的生活,直到tina的房子租约到期,把所有的东西都暂时搬到我那之后,生活变得规范起来了。tina是我大学时候联谊宿舍的女生,在我来深圳之前就在这边工作了好一段时间了,我来找工作的时候还麻烦了她呢。本打算买的第一件电器,因为tina的搬来,由计划中的电视机变成了洗衣机,因为tina就缺洗衣机。其它的厨卫用具、客厅家具、电视机都有了。一下子就把我那空荡荡的一房一厅堆得满满的。这下我就睡厅了,小房间让给了tina,好处是tina下班会做菜,而我只会煮米饭。最“可怕”的事情是每次她都回弄一锅汤,自己喝一小碗,饭也吃得不多,剩下的全是我清除的,就那段时间练就了我的无底洞。

tina搬过来不久,也把小丽倒腾过来跟我的一个女同事梅梅同租了,小丽是tina大学的舍友,也就是我们联谊宿舍的女生。感觉是我在白石洲那建立了一个基地似的。小丽住的地方离我住那不远,就一两分钟的路程。当远在北京的大学舍长得知tina搬到我那之后不久,有一机会从北京出差到深圳来,也住我那,睡客厅沙发,而我还是客厅打地铺,感觉拥挤了些,也热闹了许多。后来,那同学决定留在深圳了,我和舍长、tina、小丽四人决定找一个大房子合租。

过完年大家重聚深圳后,在下白石找了一处很不错的房子,原来是房东住的,三楼,刚装修过的三房一厅,宽敞的大厅和阳光明媚的阳台以及宽长的浴室把我们都吸引住了,1350的月租,我们没法还价,生怕被别人抢了去。

四个大学的同学就这样住到了一块,tina和小丽合住最大的房间,摆了两张床弄得象旅馆的标准间一样。同学住边上最小的房间,我则住在靠门的房间。大家一起吃饭、逛街、游玩,那一年多真是时光飞逝。然而最终还是由于我歇斯底里的古怪性格和不顺的感情生活,我搬了出去,重新了一个人的生活。

我搬到了并不太远的上白石,住进了那里村委新盖的一栋用于出租的大楼。新住的是个单身公寓,只有一个房间,一个小厨房加一个很小的卫生间。那次搬家只有一箱书、一个石油气罐和一个洗衣机。后来购置了电脑、床、衣柜、电视和电视柜以及厨房用具、热水器,把房间布置得只缺空调和冰箱了,其实即使有也没地方可以放了。而自恋、自由的单身日子在那就开始了(期间交往和认识的一些朋友,都是因为不合而以失败告终)。

真正的新生活在aby决定来深圳的时候开始了,我开始找房子,主要在梅林一带,一般是下班之后或者周末来找,因为我太挑剔,第一家中介已经终止帮我找了;找了半个月之后我才从另外一个中介那找到了现在住的房子,并且低价购置了原住客留下的一大堆家具家电…(这段日子可以另写一篇了,下次有时间再写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