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on.IDEA

Air off, Mind on ~ / Javascript+Golang, Sci, Health… /

牢骚碎片

BlogMS original blog key: 1000235627, blog id: airoff History stat: 浏览/评论:170/3 , 日期:2005年3月21日 08:43

在深圳卫视看了一段关于解救被拐卖儿童的纪录片,其中一个说法让我甚为反对——本来想用甚为吃惊来形容的——可这只不过另外一个例子罢了。解说里说,解救那些被拐卖的孩子,对于那些购买了孩子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种不幸。天!真难怪社会会变成这样,人们的思维形成了什么样的一个氛围。刚看完的《心理学与生活》接近尾声的那部分就讲了纳粹氛围下普通人也会成为魔鬼的原因,真是值得反思。其实,仔细想想,假若没有人购买贩卖来的儿童,那里会有人贩子?这中情况就和毒品很类似,可贩毒、买毒、吸毒都是非法的行为。而现在购买儿童的家庭不但是无辜的,而且竟成了被同情的对象。其实购买儿童的状况应该是比吸毒更为严重的罪行,至少不是一种让人无法自控的化学毒品——当然,吸毒也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或许,现代社会发展的趋势是“耻辱”和“罪行”这样的词会消失掉,媒体里对一切的宣传已经成为单纯的描述了,或许,所有人的权利都得到尊重了,包括十恶不赦的恶魔。人们似乎能够为了拯救一个恶魔的灵魂,而忽视已经受害,甚至更多可能受害的无数无辜者的生命和灵魂——但他们能美名曰——宽恕。可惜,这种宽恕已经变得无区分的纵容了。

有毒的食物、垃圾饲养的猪羊……这样的报道太多太多了,年复一年地看着。难道是人们麻木了吗?不!肯定每个人看到这样的状况都会感到震惊(难道你看到需要戴着防毒面具生产的蜜饯,你会无动于衷?)。哈,报道出来的只是已经查处,或者是不得不查处的一小部分而已,大部分估计依旧在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肆逆横行。而且人们已经给培养出来了一种观点:这些令人发指的行为只不过对应着查处、没收和罚款,可能更严重点就是坐牢了。此外还能是什么呢?只要有办法出去,不过用什么方式“搞好”地方经济,创收了,就依旧是英雄、模范,决不会在乡里毫无脸颜。

社会的宽恕从来不懂得区分善与恶,被权利与金钱左右的法律似乎能充当一个公平的仲裁角色——只是似乎而已。对于罪恶,不再进行无意、被迫与故意、恶性作为的区分,只要有证据就行——真的假的证据并不重要,反正法官不是侦察员,也不可能有精力去核证一切证据。

昔日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今何尝不是,是是非非已经变得不重要。只要华丽的外表能述说着社会进步即可。

可怜那些为中央机构工作享受着良好福利的小职员,因为只在出国旅游或者港澳、上海、深圳出差,所有会认为他们宣传的人们生活已经接近小康的消息是那么的自然,殊不知就在离他们认为已经小康的地方几个小时车程范围内有着无数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们。

毒品,新潮?挑战?自我?享受?毁灭?——年轻的人们已经分不清。

性,商品?文化?权利?自由?——世界已经把它混淆。

谎言,宣传?利润?生存?生活?——经济已经把它列为了第一发展要素。

生命似乎变得从未有过的被轻视,羞耻感也似乎淡化得可怕的无足轻重。

昨天,终于有时间翻出了购买超霸充电器的发票,这一两个星期发现充电器有些异常,开始是充两个电池的时候一个灯不亮,今天发现两个灯都亮不起来了。其实,我并没有退货或者退款的打算(超霸充电器是保用一年的),只想弄明白这样的状态是怎么回事,我想大多数人都会怀疑是坏了。可我到购买的白石洲湾畔商场咨询的时候,售货员说,有的灯不亮也能充电的。天!这是什么说法!?看着她拉长的脸和不耐心的语气,我没有说什么就到了服务台咨询——回答是,一定得有电脑小票,发票是没有用的——听到这话,我马上走开了,骂了一句BT。我不想为这几十块钱的东西纠缠,破化自己一天的心情,影响自己的健康——其实碰到这种情况,大家都是会衡量得失的,要付出更多的心情、健康、金钱、时间进去,来争取一个毫无把握的权利,究竟值不值?假如我把自己近年来开了发票购物的电脑小票都存放起来,估计得专门找个箱子装着了——而且,想必拿电脑小票来了之后发票就成了决定性的因素了——没有发票没有用——我明白了同事买的手机为什么后来执意要去补开发票了,而我就没想过坏了之后有什么精力去补修之类的。(我现在就在实验,超霸充电器在两个灯都亮不起来的时候,能否给我的那两个超霸1300电池充电呢。)

“钱在对方手,就不由得自己说话了”——真理!所以最好买东西付钱之前一定得确认货品是自己想要的品质或者确认自己以后是懒得追究问题的,否则,一定要三思而后付款!

“诱惑你没商量”,“拿到你钱包里的钱就是本事”。

如今,无产阶级真的是日益壮大了,连生活变得虚无缥缈了。依靠征收税项和立下没有执行力的法规来解决问题?太荒谬了,难道他们不知道税收的最终承担者始终是处于金字塔底层的农民和工人?

人们不单单对自然使用——剥夺——提升——购买的方式分享了。连教育都采用这个模式了,提高学费——剥夺底层的受教育权利——捐助,可笑的是,人们还觉得这种捐助是件好事情。天!好事应该是人人都能上得起学,而不是靠捐助才能上学。

总之一句话,现在人们是不是太过于关注行动和成就了呢,而忽视了思考呢?我想,是需要反思的时候了,于我,于你,于他人,于社会。(想起了中学时候自我完善的一个做法,每天睡觉前想想自己当天做了什么事情,哪些事情是不对的,哪些事情是需要改进的,哪些事情是需要避免的;现在不敢这样做了,否则会失眠的,健康毕竟比这些东西重要——是啊,完不完善有什么可值得重视的,只要五子齐备,那就是完善——现代社会的诠释。)

当我们捐助非灾难性的事情的时候,如辍学儿童、困难家庭和上不起大学的未来栋梁的时候,不要把这个事情当成是一种可以炫耀的事情,而是一种社会的耻辱,我们的最终目标是铲除这种耻辱,达到人人不需要捐助的状态,而不是把捐助当成一种荣誉来宣扬、发展。(灾难性的捐助除外,那是人性的体现。)

就像某位总裁所言,中国能发现问题的人太多了,但是却缺乏具有解决问题执行力的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