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on.IDEA

Air off, Mind on ~ / Javascript+Golang, Sci, Health… /

六哥的处境

BlogMS original blog key: 1000115624, blog id: airoff History stat: 浏览/评论:118/2 , 日期:2004年12月13日 15:54

在六哥初来深圳找工作的时候,看着他被晒黑的消瘦的脸,可以察觉出那种无奈和不安。有时候感觉自己的状况和他的非常类似,不同的只是我不用担心生计,但同样是不知道自己该走往何方——那种迷茫和不安是何等的相似。

六哥是我儿时崇拜的对象,他中学时候就能写一笔不错的字,写文章也不错,好像还发表过一些。对于字写得不好并且文科偏差的我来说真是很为羡慕的。有一段时间他还自己拍照片来冲洗,在那个时候做这些事情对还很小的我来说是很了不起的了。他还拿过校运会短跑的奖牌。其实我总觉得他比我还聪明,很小就上学了,而且成绩很好,不象我8岁了都不愿意上学去,只可惜他没有走对发展的方向。对于他的现状,从我的偏见来看很大部分是由他中学交的朋友都比较不爱学习而引起的,再而就是他自己没什么踏实的目标,可能不能忽略的原因就是一直以来家人对他也没多大的信心。

六哥读完高中没考上大学,但后来有去读电算会计。但他的状态一直都不是太好,工作不稳定,典型的不甘于现状却无力去改变的状态。我一直觉得他没有找对工作。后来在他和四哥合开电脑培训的时候,我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发展。可我真不知道如何去帮忙,就帮他买了一套许国璋英语,但在我们家乡那样的环境和气氛里,为生计奔波的日子里,似乎也没法学好英语。

即使是如今,我还是觉得他应该往文编方向发展。但他目前的状况却是解决生计问题。年初结了婚,如今初来打工,还找不到工作。之前找到一份帮铁通大黄页找广告业务的工作,可状况很是艰难。结果不久就离开那了,而后去学做塑胶椅的工作,可连伙食费都挣不到。后来六嫂也出来了,他们两就在关外试着卖蔬菜、玉米什么的,可在别人的地盘,根本就难以摆卖,再加上20元钱假币的问题,根本就难以收本。周五的时候,六哥过来拿些东西,跟我说了这些状况,六嫂已经找个一份工作进厂打工了,他却还没有着落。

他谈了一些他的想法,可我一向是打击他的想法的,认为他的想法可行性漏洞很多,执行起来很难有预想中的效果。我建议他想清楚自己真正想做什么和能做什么。但是,他说目前还为基本的生计担忧,根本没条件去做些我认为可以做的事情,比如花时间想什么或者写些什么东西。也是,处于过了三十的无业状态,承受着什么样的一种生活压力,我是难以想象的。但从我这些年中间休息期间尝试着找工作的经历,自己是能够理解那种精神状态的。何况,他除了做财会和仓管的一些工作经历,以及电脑办公软件技能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了,然而,这些在我看来都不是他的优势,而且这些经验和知识也很难找到工作的了,即使对待遇没有什么要求。

我对他说,宁愿让他去参加些专业的培训或者进修,也不想看到他去做什么摆摊或者做什么简单的生产这样被迫于生计的工作,因为我知道那些并不适合他。我一直想努力帮他引导到文编方面的方向,但可能他的生活处于那么一种不安和潜在的焦虑之中,而且一直被一些只为生计考虑的想法所占据,真不知道如何去帮他。不过后来我想,或许他这样的经历和状态也未必就是坏事,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他的这些经历也可能成为一种作文字方面工作的财富。

虽说他这么多年来没有做任何文编相关的事情,除了热衷看报纸和网上的文章。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觉得他只适合做这方面的工作,并且一定能做的不错。或许对他的这种信心只是源于儿时的感觉。


其实,这篇文章原本是想写周五那段和六哥的简短对话所引发的一些思考的,但我记不住原话了,也就只能描述一下大概的内容。

一方面是社会现状问题,是什么导致了某些才过三十的群体失去了生活的期待和希望?让他们生活在担忧生计的强大压力之中?社会有怎么样的资源和机会能引导他们摆脱困境?

一方面是家庭看法问题,对家庭成员低落状态的过渡关注会不会强化了负面发展?甚至造成某种心理定势,导致其更难以摆脱低落状态?

通过我的六哥的状态,我或许更能够体会和理解所见的周围的一些现象和事情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