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on.IDEA

Air off, Mind on ~ / Javascript+Golang, Sci, Health… /

柯克船长原则(转)

BlogMS original blog key: 1000034910, blog id: airoff History stat: 浏览/评论:222/4 , 日期:2004年8月11日 16:13

柯克船长原则

Michael Shermer

良忠译自《科学美国人》2002年12号“怀疑论者”专栏

直觉力是无需经过理性论证而知晓世事的关键。

恒星日:1672.1。地球日:1966年10月6日。《星际迷航》(Star Trek),第五场,“内敌”。

詹姆斯·T·柯克(James. T. Kirk)船长通过空间传送离开阿尔法177号行星,那里的磁力异常导致传送装置出了故障,柯克被分裂为两个人:一个处事冷静又明白事理。另一个感情冲动并缺乏理性。理性的柯克必须作出决断以挽救全体船员,但是他犹豫不决,不知所措,只得向麦考伊(McCoy)医生诉苦:“我没有他就不能活,但我又不想把他带回来。他就像一只动物——一只没有头脑、残忍无情的畜牲。而那就是我自己!”

这种理智与直觉之间的心理斗争几乎贯穿了《星际迷航》的每一集,涉及到的人物有极度理性的斯波克(Spock)先生和情感过于丰富的麦考伊医生,以及近乎完美地结合了上述两者的柯克船长。因此,我将这种平衡称作柯克船长原则:理智由直觉驱使,而直觉受理智指挥。

对于大多数科学家而言,直觉是理性生活中的讨厌鬼和内敌,让人偏离正道的速度比能量过载的相位枪还快(译注:相位枪phaser是星际迷航中的一种单人武器,通过发射一束能量射线来攻击对方。此文中有关星际迷航的术语较多,可能有误译或理解不到位之处,还望对此有研究的网友来信指教,谢谢)。然而柯克船长原则现在却在一个方兴未艾、丰富多彩的科学探索领域中得到了证实。霍普学院(Hope College)的心理学家戴维·G·迈尔斯(David G.Myers)在《直觉:它的力量与危险》(Intuition:Its Powers and Perils,耶鲁大学出版社,2002)一书中对此作了精彩的总结。我承认当第一次拿起这部书时,我是持怀疑态度的。但是迈尔斯利用大量得到很好地重复的实验证明,直觉——“我们产生直接认识、无须观察与推理便可立即领悟的能力”——和分析逻辑一样,也是我们思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哈佛大学的纳利尼·阿姆巴迪(Nalini Ambady)和罗伯特·罗森塔尔(Robert Rosenthal)发现,一些观看了一场历时仅30秒钟的教师录像的学生,对教师作出的评价竟然与那些有相应上课经历的学生们所给出的评价异乎寻常地相似。甚至只提供两三秒钟关于讲师的录像剪辑,就能得出与体验过该讲师授课的学生们所作评价的相关度高达0.72的评估。

研究工作一致地展现了所谓未被留意的刺激是如何能够微妙地影响我们。在南加州大学,莫西·巴尔(Moshe Bar)和欧文·比德曼(Irving Biederman)在受试者正要观看人物幻灯片之前的47毫秒内,即刻闪现了易于激动感情讨人喜欢的影象(小动物,浪漫的情侣)或是令人反感的镜头(狼人,死尸)。尽管受试者报告说对最初那些充满强烈感情的图片只看到了一瞬,却给那些照片被和讨人喜欢的事物联系起来的人给予了更积极的评价——很明显,某些东西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直觉不是阈下知觉(译注:subliminal perception,意识阈限之外对刺激的感知,最初指无意识接收到的微弱刺激,后逐渐被扩大至指代所有在未加注意的情况下接受的刺激),而是敏锐的洞察力和学习能力——知道某些东西,但并未意识到自己知道。国际象棋大师即使无法用语言清晰表达思路,仍能妙招频出。那些能高度熟练地鉴别瞬间细微面部表情的人们,可以更加准确地判断出对方是否在说谎。在对大学生、精神病医生、多产作家、法官、警务人员和政府特工的察觉谎言的能力测试中,只有特工的判断较为准确,他们受过寻找细微线索的训练。

柯克船长原则

■理智由直觉驱使,而直觉受理智指挥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善于察觉谎言,因为我们往往看重别人的言语胜过看重他们的行为。因大脑受损致使无法倾听他人谈话的受试者可以更准确地察觉谎言,例如由中风造成失语症的不幸者,当他们注视说话者的面部表情时,能够鉴别出73%的说谎者。(未患失语症的受试者的表现并不比偶然猜中更好。)我们的直觉思维甚至可能是固化在脑子里的:脑顶叶和杏仁体(产生恐惧感的神经中枢)被损坏,会妨碍人们理解事物间的联系或察觉欺骗行为,特别是在社会契约方面,即使人在其它方面的认知能力正常也是如此。

尽管由于直觉具有许多危险(这一点迈尔斯也注意到了),在科学研究中我们会刻意避开它,但是我们还是记住柯克船长原则为好。理智和直觉是互补的,而不是相互竞争、对立的。脱离理智,直觉可能把我们驱入感情用事的混乱无序的状态中。没有直觉,我们就可能无法对付复杂的社会变迁和道德两难。正如麦考伊医生向柯克所解释的那样:“我们都有自己的阴暗面——我们需要它!它是我们的另一半。这并非真正的丑陋,这就是人类。你控制谎言的力量大部分都来自于他(译注:即自己的阴暗面)。”

Michael Shermer是《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人,Darwin’s Shadow: The Life and Science of Alfred Russel Wallace的作者。

Comments